泛亚技术中心:用数字化技术打磨更好的产品

在消费者端,大家刚刚察觉,汽车行业跨入了智能时代。

在汽车的产品研发和生产制造端,智能这两个字却更早地出现了。生产工具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往往比产品来得更早。

数据和智能是下一个时代的生产力,而数字化技术则是最好的生产工具。在两者的结合下,生产效率将得到极大提升。

数字化技术是全新的生产工具

很多厂商从工业制造的智能来谈面向未来的发展,也有厂商从服务运营方式的变化来谈车载数据的潜力,而从产品研发角度出发,来谈数字化发展策略,在我印象中,这是头一次。

泛亚在今年12 月举办了一场媒体开放日的活动,首次对外全面展现泛亚的四化能力,这四化分别是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和数字化。和我们常常提到的汽车四化不同的地方在于,共享化变成了数字化。

一词之差,整个战略框架其实也变化了。电动化、智能化和网联化是整个行业的发展方向,而数字化则是整个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基础。

怎么理解数字化技术?

泛亚执行副总经理刘启明

泛亚执行副总经理刘启明说,拥抱数字时代,其实是拥抱数字化技术的时代。

数字化技术包括数据的采集、分类、建模计算以及传输四大方面。在产品研发过程中,数据的采集技术、分类技术和建模计算技术到了不断精益求精的程度,在此基础上,泛亚把旗下的两个园区、三个分中心和四个试验基地联接成了数据网络,利用4G/5G 技术进行数据传输。

泛亚整体业务战略布局

换句话说,首先,要尽可能地把每个阶段、每个节点的接口数据化,然后保存数据并应用数据。

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先来举个简单的例子。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曾经讲过,除了底盘、动力系统以外,白车身也是国内车辆研发中的一大难题,线束布置就是白车身研发过程中的难点之一。

在智能汽车的宣传年代,特斯拉以一己之力拉动了很多消费者关注车辆的线束长度。特斯拉的Model S 整车线束长3 公里,Model 3 整车线束长1.5 公里,而Model Y 的整车线束长度则会减少到100 米。

线束的减少首先意味着车辆数据传输场景的变化,其次也代表着原来复杂工艺的简化。

在泛亚,这已经成为数字化研发带来的现实。刘启明介绍,现在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已经可以实现线束设计自动化,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

他们可以设定钣金件应该用什么方式连接线束,塑料件应该用什么方式连接线束,以及两个线束之间用什么样的接插线是最佳设计,通过这些数据的积累,可以自动找到线束的走向、粗细以及固定点的位置,甚至钣金件应该打多大的孔,塑料件应该留下多大的空间。

这里的数据是来自于泛亚在数字化研发中的一项成果,就是KEB(Knowledge Based Engineer)的使用。KEB 能够成功把知识、法规、标准、规范的Knowhow 集成一套可应用的工具。

再简单举一个例子。

每次有碰撞事故的照片出现,都会有网友讨论这辆车的设计和质量是不是存在问题。而像这样的问题,是相关工程人员本应该掌握的信息知识,都会在设计研发的阶段集成在KEB 里。比如,设计完一个前保险杠,造型设计上是否要修改,就可以用KEB 来检查是否符合碰撞法规要求。

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来,数字化技术不仅提高工程研发的效率,同时也能使消费者受益。

数字化的模拟工具可以优化汽车试验验证的过程,提高研发质量的同时,也能让产品质量更有保障。另外,用户的使用和反馈数据也可以第一时间呈现给研发人员,让产品研发端能够精准把握用户的需求。

数字是全新的生产力

泛亚的全称是上汽通用汽车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是国内第一家中外合资汽车设计开发中心,和上汽通用汽车同时成立于1997 年6 月12 日,具备完整的设计、整车及驱动系统开发能力。

泛亚汽车技术中心金桥园区

为了更好地从工业3.0 时代向工业4.0 时代转型,泛亚的整个数字化转型的战略起源于2012 年。

在泛亚的数字化战略的完整定义里,既包含把汽车产品及研发过程中的信息转变为可被计算机解读处理的数据,以数字模型或人工智能的手段,获得优化的技术方案,也包含以互联互通的自动化系统,实现敏捷的开发过程和准确的信息协同。

光有数据是没有用的,如何看待数据在公司生产力的位置,以什么样的组织架构驱动数据在全公司级别的流通和应用,是更为复杂的问题。

泛亚介绍,他们保证整个公司的数据同一来源、充分共享,在数字化管理的多年实践中,工作从“月、周”计缩减到“小时”计,研发周期得到了缩短,这在新的汽车趋势下显得尤为关键。

泛亚总经理贝威廉

刚才讲到的线束的KEB 应用就是研发过程中的数字化应用,除此之外,数字化技术还有产品的数字化和业务的数字化。产品的数字化比较好理解,就是把设计参数、性能指标这些工程方案进行数字化描述。

可能有些人会说,家居设计软件不就可以在电脑上设计装修吗,比如水路、电路暗管和软装等。但是汽车的复杂度太高,有很多子系统,甚至像KEB 这样的数字化研发工具达到200 多个,要实现完全的数字化交互是需要一个阶段的。所以产品的数字化仍是一个重要议题。

而谈到业务数字化,代表的是管理上的数字化。

比如,把知识进行结构化管理,形成KBOM(Knowledge business one map)业务知识一体化模型。

比如,用TiMS 试验业务综合管理系统,监控各个园区、基地的试验情况。

比如,使用TDS 工程车辆运行远程监控平台,查看全国各实验基地的试验车辆情况。

换句话说,在数字化的同时,整个工作流程也变得完全透明化了。

数字化过程其实是不断往前迭代的,用刘启明的话说,数字化是无止尽的。

更重要的是,因此打磨出更好的产品。

首页社会